慈禧身边的纺织女工很牛

慈禧身边的纺织女工很牛
孝欽后晚年,志存頤養,命疆吏選能書畫琴棋之婦人入內供奉。又留神民事,命杭州織造選進能蠶織婦人數名入內,供顧問。織造因選之杭湖兩府,然恐民間婦女不諳體制,乃令人教導之。入內供奉,頗蒙優眷。年餘,給假令歸省。而諸人以在大內久,承寵眷,多為諸大臣所未有,遂傲睨一切。至家,一湖州婦人見縣令時,言語頂撞,令呵之,婦曰:“我在內廷,見大官無算,汝一知縣,敢如此耶!”令大怒。次年,諸人入都,當由縣起文,令乃不使此婦得行,以病詳織造。後諸人入,孝欽詢此婦何病,他婦訴稱為令所遏,孝欽怒,令織造勘送入都。令不得已,乃遣婦。这段话的文言意思是: 孝欽太后晚年,寻求頤養天算,指令各省封疆大吏选拔拿手琴棋书画的之妇女入內服侍。又留神民间的工作,指令杭州编织官员选拔数名选通晓蚕丝编织的妇女入内,做参谋。编织官因此在杭州湖州两府选拔,又只怕民间妇女不知道官廷体系,就叫人训练教训她们。 入内服务,福利待遇很是优待。年底,放假令她们回乡新年。而这些人在大内久了,承蒙的恩宠眷顾,多是朝廷大臣所没有的待遇,于是就养成目中无人。 回到家园,一湖州妇女见到县令时,言语顶嘴,被县令呵责,这个妇女说:“我在内廷,什么大官没见过,你一个知县,就敢如此!”县令大怒。过了新年,这些人回北京上班,应该由本县行文,县令就禁绝这个妇女出行,理由是患病不适宜编织。后来其他人都回到宫内,慈禧问询这个妇女得的什么病?其她妇女报答说被县令所阻止。慈禧大怒,指令编织官员当即查核状况送她回北京上班。 这个县令没有办法,只好派人送这个妇女回京。这段记载描绘慈禧退下来,说是颐养天算,但又不甘寂寞,便以关怀民间工作,选拔一些拿手蚕丝编织,又能说会道的妇女入宫陪同。这些纺织女工,经过训练后,很会来事,深得慈禧欢心,且在宫内时刻久了,见多识广,遭到的待遇远优胜于朝廷官员,就目中无人,回乡新年期间,更不把县长放在眼里,而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县长便使用新年之后返工开证明的权利,以患病名义拘留这名妇女,成果又被最高控制慈禧命令当即送回。 这件事,无所谓谁对谁错,县官本是一方父母官,平常也是横行霸道惯了的,这些纺织女工当年在家时估量也没少受他的气,一朝取得权势,便小人得势,天然便不将县长放在眼里。 从这件小事,也能够看出权利这东西有多重要,不怕你官大就怕你权大,县长是官,纺织女工仅仅工,可是由于这些女工傍上大清最高权利控制者慈禧,便能够不将家园县长放在眼里。而县长对此此毫无办法,只能屈从。 这件事外表描绘的是女工与县令斗法的事,本质仍是暗指慈禧与光绪间的权利斗争。慈禧明着说頤養天算,暗里却以各种托言与途径,掌控国家权利,架空名义上的皇帝光绪。二0一九年十二月八日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